缘诺卿浅

ACE花名册:

《前前前世》

╰❀从你的前前前世开始❀╮

╰❀我就一直在寻找你的踪迹❀╮


相遇不计其数的世界里,在无限壮大的世界中,人与人之间所有情感,一定是互相被命运引导而相逢。所遇一切相识、结伴、前行,都值得我们珍惜。

你的名字,Ace.

ACE花名册:

#星图之海永不坠落#

千秋月别西楚将

第二周曲目演唱有别于第一周,是的,你们的大哥回来了!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466710/


ACE花名册年刊杂志:

#CV阿册#

总有一个人,

温柔了你的岁月,

惊艳了你的时光。




(≧▽≦)

ACE花名册年刊杂志:

汐音社广州站的活动圆满结束,隔着屏幕也明显感觉到他比上海活动进步了许多,甚至开始试着主持大局hold住全场。真的很开心!!那么多高清返图,笑着的,害羞的,撩妹的,正直的,却偏偏喜欢这张,露着淡淡的疲态还挨个给妹子们签名,好好休息,今天真的辛苦了,册册,晚安。【照片来源:菌菌】

【大二】酒

😭

栾央子:

感谢阿噫连日以来的虐梗暴击,我选择屈服。


CP 大二     前世相关捏造,也许是个好结局。




-











   ※




    东方纤云这辈子只与印飞星饮过三次酒。


  


  




    ※


    


    印象里是成年不久的时候,某次带了村民亲酿的陈酒回来。虽非嗜酒之人,一点闲暇的乐趣还是大有必要。即便没人规定修仙者不能饮酒,但光明正大地喝未免还是有些胡来。


    逍遥门坐落在山上,不乏偏僻少人且视野开阔的地方。登高品酒,想是妙哉。这按理万无一失的计划最终还是出了岔子,他忘了总有人能靠奇异的直觉找到自己。
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身影就翻上了高台,轻巧得像只飞燕。印飞星直接跳上了东方纤云盘坐的石峰,气也没喘几下,绯红的眼睛亮晶晶的全是怀疑。三分醉意之下,居然疏忽到没觉察对方的靠近,这就有点尴尬了。


    “……你在喝酒?”印飞星蹙眉。


    “嗯。”


    “真是闲情雅致。”
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的?”


    “师妹说你不见一上午了特别着急,只好委屈我来找。”印飞星翻了个白眼,稚气未脱的脸上居然有不合年纪的嫌恶神情,“别人担心得很,你倒好,悠闲自在。”


    理亏,吐不出词。东方纤云只好苦笑,打算来套感情牌。他像往常那样伸出手去,想揉师弟脑袋,不想对方一个欠身躲闪,身形一动,竟是朝酒的方向去。


    这小子要喝酒?


    手指离酒罐还有半个掌心的距离,印飞星只觉迅风袭来,身子就被朝后的力量带去。东方纤云一把将师弟捞回怀里,对方吃痛地叫出声来。


    “小孩子不能喝酒,这是规矩。”


    “什么规矩!谁说我要喝了!”印飞星不甘心地挣扎,“我就看看是多好的东西,能让你玩忽职守……”


    东方纤云一愣,险些失笑。


    “是个好东西,”他道,“可你还不行。”


    印飞星停下了扑腾抬起头,东方纤云索性坐直了身子扶他站起,帮对方理好了乱翻的衣角。
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才行?”


    “等你成年。”


    “那得四年后啊,你会忘的。”


    “不会忘。”


    十四岁的印飞星半信半疑地眯起了眼。


    “答应你的事,我何时有忘过?”东方纤云笑道,“让我再留会儿,你快回去,说我没事就好。”


    他无端记住了那目光,确是至今也不曾忘。


    






    ※


    


    之后发生的许多事,东方纤云没有一一记得。有确实埋没在过去的,也有如影随形却不愿回首的。世事纷争,仙魔大乱,结盟与斗争,无不是历史数次重演的一环。在正邪自古恩怨的纠葛下任何个人情愫都苍白如纸。他明白,想必那人也很清楚。


    潜入百媚教的那日月亮明朗,没有多一丝阴云,应是美满到令人恍惚的光景。他买了与四年前同样的酒,越过严防密守的魔教屏障。他做好万全准备,事先探听好的线路与静候的援兵。可最后见到印飞星时,他只把叹息压回喉间。万全防备皆在悲哀里无声地垮塌。
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。铲除余孽,替师父清理门户?”


    “我来找你喝酒。”


    说好了的,欠你一次成年的酒宴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有时东方纤云会想,他那时步步为营,却似乎仍错了几步。若没有那夜的对饮,或者年少时随意的允诺,或许痛苦可以减轻许多。


    他那日其实早已想好了说辞,去见印飞星也绝不只为了喝酒。但当昔日人换上陌生装束站在眼前时,所有温和的话语都沉沉坠了下去。只需一眼他就知道,过去的印飞星再不可能回来。轻浮的打扮也好,不信的口吻也罢,连眼中的色泽也丢掉了当年的清澈,如鲜血一般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这一杯酒后,就不再是师兄弟。


    从今以后,就分道扬镳吧。




    印飞星闻言,半晌才点头。最后喊了一声师兄。


  


  


    有些事早该忘了,却冥冥中总惦记着。


    他记得那晚印飞星一杯即倒,醉得七荤八素,无力自持。胡言乱语里没几句听得真切,只有“想要回去”一言格外清晰。不及自己肩膀的少年跳起来抢夺酒壶,谁的一声承诺,流进了混杂着不甘与期盼的眼睛。


    东方纤云把他抱到怀里,如哄孩童一般拍着脊背。


    好,等你醒了就一起回去,行吗?


    这是他不该做的第二个允诺,所幸对方估计没能入耳。印飞星有一瞬的呆怔,说,你一定会忘了。然后落下泪来。


    东方纤云把他安置好,确定抹除了来过的痕迹,才再次没入夜色。他觉得荒谬,又感到凄凉。允诺也好痴言也罢,与其讲给对方不如说只有自己听到。唯一没骗印飞星的,就是他的确从没有忘。什么都不会忘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清醒人再回不去,徒留醉者尚可沉迷。


    






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 再往后,相隔了许多的日子。多到足以平息一场纷争,硝烟散尽。一场暴雨洗掉污血,一次飓风卷走流言,一季白雪将逝者埋葬。此后便不再有人多谈当年的事变。


    只是仍有传言,有人在战后第一个冬天曾在战火结束的地方见到逍遥门第一弟子。他坐于白雪之上,长衣与寒风共鸣。他身侧放着酒盏,雪落进沸腾的酒中,化出转瞬即逝的白雾。他仅是看着空茫的前方,孤身一人,却摆出敬酒的姿态。


    风把支离破碎的话语带走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了,飞星。知道无颜见你,可我还是来了。你也许也不待见吧。


    “之前我说等醒了带你走,你可能忘了,没有关系。因为我也未能守时。过了这么久才能来到,我会向师父谢罪的。


    “原谅我无法亲自为你送行。其实之后我也想了很多,所谓仙与魔,同是修道,又是谁规定了好坏呢?同样是人在步步走来,却因所谓的道义决定了善恶,怎样想都是荒谬吧。至少如果可能的话你一定……算了,旧话不提。


    “师弟,你酒量不好,所以我现在也只敬一杯,以免你在哪个我管不到的地方发酒疯。此杯过后,就真正是永相别离。我不会再眷恋,也希望你可以安好。若有来世,倒让我做个妖魔罢,那时恐怕就能懂得你的心情。


    “师弟,能否再与我同饮一回?”


    


    沸酒泼入白雪,渗进染血的土中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
    


    怕是再也不能。
















   THE END





【大二/东印】同居三十题(上)

南方三月七:

•cp:东方纤云x印飞星,大二/东印,不拆不逆。

•现代架空,两人交往设定,傻白甜,逗比日常向,小学生文笔。

•实在没图当封面了,心累。




  设定是两个人之前是在一个画室学艺术的师兄弟,目前东方纤云是建筑设计师,印飞星是CG插画师。已经在交往但是没有结婚(因为并不能)。

  由于两个人已经是交往设定以及是现代paro,所以大师兄不会再说二师兄是“主角”,也不会再那么怕二师兄,但还是个稍微有点妻管严的逗比。

-

1、 相拥入眠

  东方纤云回家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。

  他将公文包放在一边的沙发上,扯了扯领带,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没有开灯,他习惯性地走到客厅的沙发边,借着透过落地窗的黯淡月光看到了缩成一团的印飞星。

  果然又是这样。他无奈地笑了笑,伸手将已经睡着的印飞星抱了起来,银白色的发丝滑过他的指尖一直垂到地面,和月光融在了一起。

  东方纤云难得看到这样不闹腾的印飞星,不由得盯着他的睡颜看了一会儿。

  要是这家伙平常也这么安静就好了。东方纤云将印飞星轻轻地放在床上,之后将西装外套脱下。

  在他将衬衫脱下来正准备躺上去时,那双红色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。

  “先给我滚去洗澡,白痴。”

  尽管印飞星的声音还带着一丝刚睡醒的酥软,语气却仍然无比强硬不容拒绝。

  玩家东方纤云,任务趁着印飞星睡觉抱着他睡,结果失败。




2、 一同外出购物

  “哇八戒!你看那条裙子是不是很适合…”

  “滚,你想都别想。”




3、 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

  东方纤云面无表情地抓了一把爆米花塞到自己的嘴里,百无聊赖地对着电视里压抑沉闷的黑色调打了个哈欠。

  他和印飞星约好今晚一起在家看恐怖电影,谁害怕了谁就答应对方一件事。东方纤云毫不认怂,一回家就上网去搜了几部豆瓣上评分最高的恐怖电影,一起下载下来准备和印飞星决战到天亮。

  他侧过头瞥了一眼印飞星,眉毛忍不住挑了挑。

  与东方纤云的平静截然不同,印飞星紧张得紧紧皱着眉毛,手指抓着沙发的软垫,脸色很不好看。

  突然,猝不及防地,电视屏幕中出现了一张鲜红恐怖的脸,印飞星浑身一颤想也没想地一声尖叫后一把抱住身边的东方纤云。

  卧槽……

  我的妈……!!

  东方纤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,低头看向怀里瑟瑟发抖的人,幸福得冒出粉色的泡泡。

  “别怕,我在这里。”他伸手抱住印飞星,凑到他耳边说,“不过你输了,愿赌服输哦。”

  “你…输就输!”印飞星抬起头瞪着他,“要什么快说!”

  东方纤云咧嘴笑了一下,伸手拿过遥控器,按掉电源开关,然后将印飞星按倒在沙发上,带着戏谑的语调说:

  “我早就想在沙发上试一次了。”




4、 一方的起床气

  “八戒——起床啦!”

  东方纤云走到床前,笑得有些傻气,活生生糟蹋了那张俊朗的面庞。

  而床上的人紧紧裹着被子,只从缝隙中滑出几缕银白色的发丝,丝毫没有要理会东方纤云的意思。

  “八戒——”东方纤云无奈地走上前去,伸手抓住被角,正要掀开时,小腹突然被一股力量撞得一阵闷痛,在他稳住身子后,印飞星已经把手收了回去。

  东方纤云挑了挑眉毛,没有停顿地伸手掀起了被子,在印飞星再次给他一拳之前欺身压上,按住对方的手腕,直视着那双恼怒的红眸,笑着说:

  “你是要起床,还是这个上午都只能呆在床上呢?”




5、 做饭

  印飞星其实不怎么会做饭,平日里的伙食全都是东方纤云负责的。

  但是从公历来算,再过不久就是东方纤云的生日了,印飞星觉得自己于情于理都应该为东方纤云做一顿饭。

  不过在被东方纤云发现还被“哈哈哈哈哈哈八戒你别想了我不吃倒没什么别把咱们家厨房炸了啊”之后,印飞星果断地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


6、 大扫除

  “八戒八戒!快点起来!今天要大扫除!”东方纤云兴致勃勃地从床上跳下来,却发现印飞星还缩在被窝里。

  “……白痴…你以为…我现在为什么起不来啊…?”蒙着被子的印飞星只露出了泛粉的耳朵尖,声音听起来咬牙切齿。




7、 浏览过去的相片

  “哇…八戒,你当时比现在还像女孩子啊。”

  “…看照片,你现在比当时还要脑子有坑。”




8、 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

  “都说了多少次了!东方纤云!”印飞星拿着东方纤云的内裤,红着脸气势汹汹地冲到他面前,“衣服收下来之后不要把你的内裤叠在我的内裤上面!!”

  “可是我想让八戒穿着染上我气♂味的内裤欸。”

  “你能去死吗?”




9、 相隔两地的电话

  A城的冬天说不上特别冷,但是也绝不温暖。

  印飞星喝了一口咖啡,一言不发地拿起数位笔继续赶着年底之前要上交的稿子。

 但是没用。

 大脑一片混沌,选不出合适的色彩,画面没有一点生机,灰得死气沉沉。

  印飞星皱着眉毛将数位笔放下,烦躁地扶着额头,一下子倒向身后的床,任由柔软的触感与熟悉的气息将自己包裹。

  直到一直安静地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印飞星沉默地划开屏幕,电话那头也沉默了三秒。

  “我想你了。”

  东方纤云开了口,声音带着一丝沙哑。

  印飞星站起身,走到窗边拉开窗帘,任刺眼的日光洒进房间。

  “别说傻话,好好工作。”

  他顿了顿。

  “我等你回来。”




10、 早安吻

  印飞星难得比东方纤云更早的醒了过来,他撑起身体,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腰部,转过头瞥了一眼还在睡着的东方纤云。

  虽然没有告诉对方,但是印飞星一直觉得东方纤云长得很好看。与自己多少有些娘气的中性外表不同,他的轮廓分明锐利,但是却全都恰到好处,一分不多一分不少。

  印飞星犹豫了片刻,俯下身轻轻蹭了蹭东方纤云的唇,再抬起头时却看见那双带着戏谑的金色眼眸正注视着自己。

  “早啊~八戒。”

  没什么好说的,灭口吧。



#换号#

ACE花名册年刊杂志:

因为原来的帐号绑定除了问题,只好换了一个帐号。以后的内容就在这个帐号发布啦~感谢大家支持

第一天

开通(。・ω・。) 😪只希望小学生开开心心